2018 年度总结

经济下行的体验

2018 年下半年的经济形势给发展火热的互联网行业浇了一头冷水,身为行业的一份子,切身体会到了这种行业气氛的变化,之前的那种行业蓬勃发展的气氛已经没那么足了,取而代之的是裁员潮。身处漩涡的外缘也能感受到那股被漩涡的惯性推着的支配力量。潮水退去才能看到裸泳的,作为技术人员更体会到唯有提升自身的专业能力才不会被市场和时代抛弃。

技术的微光

2018 年在不同层面的技术方向上有不少探索和尝试,部分已能看到成效,部分越加明朗。

能看到成效的是在 Node 服务上基于实际业务场景的一些尝试,将原本单业务系统对应的单 Node 服务集中到一起,统一托管到一个 Node 服务集群上,节省了单 Node 服务部署的成本,统一运维也省去了多个分散的服务的运维成本。挑战还是有的,业务的隔离,对服务稳定性的要求都考验着技术能力。后续有机会再单独拿出来介绍。

即将明朗的部分是基于 React 的状态驱动的特性以及底层 Fiber Reconciliation 技术的应用,目前想到的应用场景有:调试工具、自动化测试工具、线上错误快速定位等,前两种工具已经开发出来开始试用了,相信后续更多的在业务中的实践能证明该方向的可行性,也会继续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还有部分方向仍需努力,重头戏还在后面,当前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这里不多说,虽然公司内部其他团队都有不少尝试失败的先例,但我还是有些信心的。

2018 年在技术上的尝试就像走在一条已经能看到出口的隧道,虽然还在隧道里,但是出口的光越来越明亮。

一个比较大的转变是工作中花在思考上的时间越来越多了,不会急于动手,看待问题的层次也在缓慢提升,个人感觉这是一个好的改变,能更透彻的去分析问题和当前所处的环境。有挑战的工作会先“挖坑”,培养团队来“填坑”,在人才培养上也更有心得体会了。

个人摄影作品站的尝试

18 年初,终于把自己捣鼓的个人摄影作品站开发完部署上线了,从 15 年就开始筹划,从方案设计到项目开发断断续续的持续了三年。项目本身确实有一定的复杂度,加上个人喜欢造轮子、抠细节,还喜欢拖延,所以才会持续了这么长时间。算是完成了自己作为一个摄影爱好者和 Web 开发者的双重心愿,无论是开发还是摄影都要有点理想。

上线是一个阶段的结束,也是另一个阶段的开始,后续的 Todo List 列了一大堆,还有很多技术上的想法和尝试,后面会持续更新摄影作品站技术专栏。当然,内容创作上还需要加强。

生活没有那么多的诗和远方

去年年初的时候,给自己定了很多年度计划,比如体验一次露营、出国旅行、能用古典吉他弹一首曲子、至少看完 10 本书,还有技术学习上的计划等,大部分都没有实现,最后发现“诗和远方”输给了“眼前的苟且”。

忙着恋爱,忙着工作,发现时间远远不够用,连相机都没怎么摸了,不过 18 年最大的收获应该是身边已经有了那个心爱的她吧。

可能生活就是这样,没有那么多的诗和远方,更多的是眼前的苟且,任何表面上的“放荡不羁爱自由”都需要在背后为之付出对等的努力和代价,现在没有付出,那么以后也一定会。

一点点阅读

2018 年初看完了《金刚经说什么》,《自私的基因》看了约 30% 没坚持下去,完整的看完了《原则》《枪炮、病菌与钢铁》。

南怀瑾的《金刚经说什么》不敢随意评价,对于经典,还是心存敬畏。

《原则》是桥水基金的创始人达利欧的人生经验之作,职场人士值得收藏细读的书。需要一定的知识储备,做管理的一定要看看,从个人管理、团队管理到企业管理都有很多具有启发性的建议,以个人目前所处的阶段来看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同样讲人类史,《枪炮、病菌与钢铁》(简称GGS)和《人类简史》有很大的区别,《人类简史》充满了很多的哲学意味,而GGS从诸多的学科如演化生物学、语言学、地理学、社会政治学等来讲述人类历史发展的广泛模式。书本提供的思维方式能帮助追本溯源,还原历史发展的本质,这让我想到了马斯克的商业哲学中的「第一性原理」思维方式。虽然GGS很多时候在讲历史,但是很多篇幅的故事是在讲述人类社会中创新、开放、竞争对于文明发展的重要性,那些顽固守旧的群体和民族早已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这对于现代社会生活非常有指导意义。

结语

尽管 18 年初列了很多的计划最后却没有实现,反思下来越发觉得自己在个人管理上太渣,在工作中作为一名半路管理者,经常在团队中提起的是目标、计划、里程碑,而在生活中面对自我管理就会把这些方法论忘在脑后。不过也不能简单的照搬工作中的方法论,可以借鉴,加以融会贯通,毕竟“生活本身就是生活,而不是为生活做准备”。

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能勇敢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努力达成目标和计划。

赶海,18年春摄于北戴河

发表评论:

  • *
  • *